找项目,找资金,首选VIP会员 金卡会员服务 | | 加入桌面 | 无图版
热线:010-56287507
综合资源信息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融资新闻 » 正文

聚焦上海国企改制 PE拟大举参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浏览次数:581
核心提示: 按照上海市国资委的计划,今年一季度,各企业集团、委托监管单位和区县国资委,都要结合实际,完成改革工作方案。随着这一工作基本完成,上海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渐次进入微观操作阶段。 上海国资系统知情人士近日告诉早报记者,上海高层对本轮国资国企改革相当重视,并且希望在全国范围内走在国资国企改革的前列。 “未来3到5年,将有很多投资机会来源于国有企业改革,这些机会主要来自于国企效率的提高。而国企效率的提升来源于市场化、专业化和国际化。”普华永道中国税务部本地市场主管合伙人黄佳近日在接受早报记

多家PE设国企改制小组

前述上海国资系统知情人士认为,本轮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将有很多PE(私募股权投资)介入。

去年底,深圳市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鼎晖嘉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宁波汇盛聚智投资合伙企业、珠海普罗股权投资基金、上海国投协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5家机构,以5.62元/股的价格,联合向绿地集团增资117.29亿元,占绿地集团扩股后股本的20.14%。这与绿地集团这部分股权此前118.02亿元的挂牌价格相当。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普罗基金的牵头发起人就是国开装备制造产业投资基金的管理人施德容,此前他曾任上海国盛集团董事长、上海国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德容年初在接受《上海国资》采访时曾指出,“我们认购绿地集团的新增股份只有1.04亿股,占比1%多一点。但为什么要参与?首先因为这个项目,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增资扩股项目,它带有一定的标杆意义。借此,我们可以参与上海市国资国企改革。‘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提到,将鼓励各种社会资本参与国企改制,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我们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认为未来将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即去年12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

施德容透露,“2014年,会加大对各类产业的投入,尤为关注上海国资国企的改革机会。鉴于我们的体量和调配资源的能力,我们希望在上海国资国企改革中,联合国开和中信体系中的各种金融品种和平台,做更大的、更有力的配合。”

为什么PE有热情参与上海本轮国资国企改革?

黄佳认为, 国企改革的目的不是为了引入投资者,释放国企活力、提升效率才是目的。效率提升了,国企才会保值增值,PE进入国企才会有回报,而国资作为大股东是最大的获益方。效率的提升需要政企分开,企业管理层的利益必须和企业效率紧密相关,这在国企股权多元化的过程中应予以确认和保证。这样,企业管理层、国资、包括 PE在内的其他股东的目标和利益才会趋同,三者的关系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这三方到底是为了什么?初创性企业和高成长性企业因为需要资金投入,所以需要PE,但是很多国企并不缺钱,为什么需要PE?我认为,这一轮国资改革的一个核心是市场化的问题。基金投资国企不是为了帮助实现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而是为了帮助企业实现市场化和专业化、完善公司治理、建立有效激励,从而提升企业效率。而对投资方来说,看中的是国企效率提升的空间,在这个过程中寻求回报。”黄佳告诉早报记者。

黄佳还举例说,私募基金在20世纪80年代的一些美国上市公司的效率提升方面,起到了驱动作用。

“当时,创一代股权被稀释很多,没有对公司实施有限监管的大股东。而管理层没有股份,但却控制了董事会。因为管理层的权力和利益并不相关,所以企业经营效率很差。很多的消耗并不给公司带来直接的效益。因为效益好坏跟管理层没有太大关系。”黄佳告诉早报记者。

在这种情况下,PE入场了。PE常常会联合管理层入股这类上市公司,或把股权激励给管理层。先让企业退市,做强以后再上市。在这个过程中,这一类企业的经营效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实现了多赢的结果。这是典型的股权变化为有潜力企业提升效率、带来正面作用的例子。

“因此,我认为,这一轮的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市场化和提升效率是最关键的两个方面。”黄佳告诉早报记者。

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秘书长罗新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近期很多PE都专门成立了国企改制工作小组,准备大规模参与国企改制。表现比较活跃的有鼎晖、君联资本等。

罗新宇认为,国资运营的PE化下一步会是热点也是重点。原因之一是现在每年上海的养老缺口、公共基础设施投入,确实需要补贴,另一方面,庞大的国资资产也面临着怎么体现效率和回报的问题。

释放壳资源?

在今年年初召开的2014年上海国资国企工作会议上,上海市副市长周波曾提出,“我们要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就是那些能够与企业一起发展的合伙人。对一部分暂时难以上市的公司也要进行股份制改造。”

黄佳认为,这一轮的上海国资国企改革,产业基金已经不是纯粹的资金提供方,而是应该看成有一定经验、资源网络和协助进行现代化企业治理的一个战略投资者。从大股东方面来讲,这个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为什么产业基金很活跃?因为它们整合资源能力较强,可以带来除了资本以外的东西,比如:公司治理、管理层激励、战略方向定位、国际化等等。这些都是国企深化改革过程的重要方面。”黄佳告诉早报记者。

官网资料显示,今年1月13日,上海华谊集团董事长刘训峰会见了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一行。彼时,刘训峰指出,“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对集团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我们要顺势而为,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收购兼并等途径激发活力,加快发展。复星集团近年来快速发展的经验值得肯定,复星与华谊在企业文化上也有共通之处,双方合作前景广阔。”

黄佳认为,资本是逐利的,但如果利润是来源于释放了的企业发展潜力的话,这个就是多赢的局面。上海国企希望的就是,以股权多元化为手段,使得企业潜力得到爆发。

不过,在黄佳看来,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应该注意,不要为了发展混合所有制而混合,混合所有制有利政企分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但混合所有制有多种形式,不一定非要上市。

前述上海国资系统知情人士还认为,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上海希望利用一些上市公司壳资源,来吸引优秀企业的进入。

“比如上海华谊集团,旗下有三爱富、氯碱化工、双钱股份3家上市公司,如果利用其中一家作为集团整体上市平台,就会产生两个不错的壳。上海不是为了纯粹的重组而重组,一个优秀企业来了,国资再参与进去,共同发展,这才是真正的资本运作。”该人士告诉早报记者。

该人士还认为,上汽零部件业务借壳巴士股份就是很好的案例。从国资的角度来讲,去投一个企业,等上市,要比利用壳资源吸引优秀企业的风险大得多。

国资流动平台短期不推

除了发展混合所有制,加快启动国有资本流动平台也是上海国资委近期的主攻方向之一。

早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国际集团和上海国盛集团已经被敲定为上海两大国资流动平台。按照上海的设想,在国资流动平台方面,将实行赛马机制,谁做得好谁来做。目前,两集团均已经上报了相关方案。

不过,前述上海国资知情人士向早报记者透露,国资流动平台的设计相对复杂,而国务院国资委新一轮的改革方案尚未出台,对于这类平台如何操作、如何定位,还需要一个过程,短时期内推出的可能性很小。

事实上,近期上海国际集团、国盛集团已经启动相关改革。例如,上海市农业投资总公司、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并入国盛等。

国盛集团官网资料还透露,该公司将在年内聚焦上海国资系统重点产业和优势企业,以股权投资基金或各种投资工具,寻求参与国资国企重组投资的机会;筹建品牌振兴投资基金,以市场化方式参与上海老品牌振兴项目的运作和投资。

有国资研究人士告诉早报记者,上海国际集团和国盛集团现在的定位还是有点复杂。比如国盛集团,除了产业投资,还承担了钻石联赛等政府公益项目。

该人士认为,国际集团和国盛集团的功能如果一分为二,政府一步到位很难。可以采取 “二次创业”的办法,就像微信,1.0、2.0、3.0到现在的5.0。一开始没有那么复杂的功能,慢慢再开发。对国资流动平台,从一个简单的模式,慢慢尝试,再越来越复杂,实施的可能性就越强。因为设计得越复杂,犯错误的几率和实施的难度就越大。

该研究人士还表示,将来的上海国资流动平台最理想化的定位就是一个基金。

“比如,你把上汽、上港的股权划给国盛集团,和原来的区别并不大。国盛承担的应该是资金性质的大股东,公司正常的管理不应该参与到其中。这些公司的钱,在分红以后,应该通过国盛集团和国际集团的运作,产生一个资本增值效应。国盛的目的不是为了管钱,而是理财师。”该研究人士告诉早报记者。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更多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